关灯
如何学好景观设计
开启左侧

美国绿道规划:起源与当代案例

[复制链接]
喜欢你 发表于 2015-7-10 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可以更好地浏览和下载本站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笔者将绿道定义为有生态意义的廊道、休闲绿道以及/或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绿道。文章第一部分首先回溯到19世纪下半叶景观设计学创立早期绿道规划的起源,接下来重点突出了20世纪的绿道演化过程。文章第二部分介绍了一个根据以往和现行的绿道规划活动所做的绿道规划案例,即为美国所做的绿道远景规划。规划首先致力于保护和适当利用河流廊道两侧的环境敏感区,其次是废弃的铁路廊道,可以用于连接居民点。

  本文旨在以下两点。首先,证明19世纪、20世纪的美国景观设计师的大胆设想影响了区域、州以及国家层面的土地利用。其次,介绍一个最近为美国大陆所作的绿道远景规划

  1 绿道文献综述

  绿道文献资料按时间将分为5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867~1900年,这是先驱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Frederick Law Olmsted)、查尔斯•艾略特(Charles Eliot)以及霍拉斯•克里弗兰(Horace Cleveland)的时代。第二个阶段是1900~1940年,包括了在20世纪的前30年致力于绿道规划工作的景观规划师们的文献。第三个阶段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20世纪60~70年代的20年间。景观规划师伊恩•麦克哈格(Ian McHarg)、菲尔•刘易斯(Phil Lewis)、祖伯(E.H. Zube)、法伯斯(J.G. Fábos)及其同仁对绿道规划产生的影响。第四阶段是绿道的命名(Little,1990)。第五阶段是对于国外绿道的探索(Fábos and Ahern,1996)。这一系列的演进展示了绿道规划如何逐渐成为一项遍布全球的运动。

3090733_1.jpg

  1.1 1867~1900年间的早期景观设计师和绿道规划

  过去10年的绿道文献一致称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为绿道运动之父(Little,1990,pp. 7~20)。奥姆斯特德最具特色及最早的绿道是波士顿公园系统,通常被誉为“翡翠项链”。牛顿(Newton)称其为公园道(Newton, 1971, p. 300)。奥姆斯特德的公园系统由绿道和绿色空间组成,连接了富兰克林公园,经过阿诺德植物园以及牙买加公园到达波士顿花园和波士顿公园。该系统长约25km,联结了麻省的波士顿、布鲁克林和剑桥,使之通达查尔斯河。

  奥姆斯特德的追随者查尔斯•艾略特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创造了整个波士顿大都市区方圆600Km2内的公园系统或者绿道网络。查尔斯•艾略特远见卓绝,通过5条短短的沿海河流廊道将波士顿郊区的5个大公园或绿色空间连接起来,例如,通往大西洋和波士顿后湾区的查尔斯河绿道 (Fábos等,1968,pp. 57~77; Newton,1971,pp. 318~336)。

  用沿海河流连接绿道的方法成为当今规划途径的先驱。艾略特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景观设计师,他首次提出恢复一片城市滨海区—波士顿里维尔海滩,并且为保证大都市公园系统的实施和管理,一手促成了波士顿公园委员会的成立。(Newton,1971)

  除了奥姆斯特德和艾略特,在19世纪的美国还有其他一些景观设计师规划了重要的绿道和绿道网络。其中最著名的是霍拉斯•克里弗兰和西奥多•沃斯(Theodore Wirth)一起为明尼阿波利斯大都市区规划的绿道网络,以及乔治•E. 凯斯勒(George E. Kessler)在中西部地区规划的公园及公园系统,凯斯勒最知名的作品位于田纳西州孟菲斯市以及堪萨斯市(Fábos,1991,pp. 6~10; Newton,1971,p. 481)。

  1.2 1900年~1945年景观设计师的绿道规划

  20世纪早期最受瞩目的景观设计师是奥姆斯特德的两个儿子,以奥姆斯特德兄弟闻名。另外还有亨利•赖特(Henry Wright)和上文提及查尔斯•艾略特的侄子查尔斯•艾略特二世。今日看来,这些人的大多数作品都属于绿道规划。

  奥姆斯特德兄弟继承了其父老奥姆斯特德富于想象力、大胆创新的规划和设计实践。1903年,他们应邀前往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为庆祝刘易斯和克拉克的百年纪念设计一处公园。然而,兄弟俩并没有设计公园,而是提出建设一条长64.37km的公园系统,简称为“40英里环线”(Little,1990,pp. 76~80)。根据莱托的说法,奥姆斯特德兄弟开创的工程由后来的绿道设计师们扩展成了225.31km的环线。

  亨利•赖特对该职业的影响也很大。尤其1926年他在纽约州的区域规划中做了杰出贡献,叠加图涵盖了从森林恢复到河流廊道规划的多种图层(Krueckeberg,1983,p.200)。因此,在《美国规划师》一书中他被称为区域主义者(Krueckeberg,1983,pp. 208~224)。同时也因为他在新泽西州雷德朋的社区规划项目中,创新性地将内部绿色空间和绿道网络连接起来而闻名。新城规划在1929年至1931年由亨利•赖特和克拉伦斯•斯坦(Clarence Stein)完成,被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在百年大会上誉为对专业的独特贡献(Simo,1999,p.111)。艾略特是大都市公园委员会的景观设计师。年轻的艾略特有力的言辞说服了大众,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委员会对规划的修订(Newton,1971,pp. 318~336)。

  为了将美国国家公园和旅游胜地等重要游憩景观联结起来,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的许多景观设计师也投入到公园道的规划当中。在其众多公园道中,最引人入胜的是蓝嵴公园道。它靠近从华盛顿特区穿过弗吉尼亚州通往加里弗尼亚的阿巴拉契亚山山脊线。这条750km的公园道是美国最美丽、最受欢迎的路线之一(Simo,1999,pp. 88~89)。

  这一时期另一重要规划是麻省的第一个开放空间规划,由查尔斯•艾略特二世操刀。1928年,艾略特二世成为麻省开放空间委员会的景观设计师,为州长服务。他与同事设计的最初的开放空间多数维持至今。该州域规划最意义深远的部分即所谓“环湾规划”。长达250km广袤的绿色廊道包围了波士顿大都市区并且联结了区域内主要的湿地和排水系统。该项目直到20世纪50年代、80年代以及90年代才付诸实践(Fábos,1985,pp. 116~117)。艾略特的设想震撼人心并富有逻辑,以至于相关机构3次重新发现其重要性,并且为廊道增加了很多步道,联系州内的社区和生态资源。

3090733_2.jpg

3090733_3.jpg

  1.3 环保20年对景观和绿道规划的影响—20世纪60年代及70年代

  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景观设计学专业的学术界盛行环保之风。威斯康星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以及麻省大学的3个学术小组成为景观规划研究的主要中心,并且都发表了一些代表性的成果。

  由于菲尔•刘易斯的作品充满远见,威斯康星大学引起举国关注。刘易斯通过他在60年代早期研究的一种制图技术,在威斯康星确认了220处自然和文化资源。当他和团队对资源进行绘制时,发现它们都集中在廊道附近,特别是河流和主要水渠。他将这些地区命名为“环境廊道”。他的绘图、分析以及资源评价是威斯康星遗产廊道计划的基础(Lewis,1964)。他的作品总是将可持续性作为重点(Lewis,1966),其环境廊道的概念首先用来规划全州范围内一个主要的绿道/绿色空间系统,并着重于保护环境敏感地区或河流廊道。恰恰在这些地区,人类活动会对水质和其他环境质量参数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绿道运动直觉地认识到了这一重要关系。大部分湿地和湿地系统也位于河流廊道。几千年来,河流冲刷出山谷沟壑;几个世纪以来,河流与沿海地区充当着自然的高速公路,并且孕育了早期的人类居民点。所以菲尔•刘易斯在威斯康星的研究中列出多达220处的景观资源(Lewis,1964,pp.102~107)也就不足为奇了。其中近一半是自然资源(如瀑布),另外一半为文化资源(如磨坊和桥梁)。

  在此期间,宾夕法尼亚大学由传奇人物伊安•麦克哈格掌门,他是60年代美国环境运动的领袖。麦克哈格(1969)撰写的《设计结合自然》,是一部真正的开山之作,该书转译成很多种语言,在全球广泛传播,读者量超过其他任何一位景观设计师的书。麦克哈格所有的规划,包括书中收录的部分,都大量运用绿色空间和绿道系统。他有一些同事(如Spirn,1984,《花岗岩花园》的作者)延续了他的工作,但更注重城市地区,以及为新城和新开发提供框架。

  也许伊恩•麦克哈格所述与绿道/绿色空间最为相关的案例,是山谷规划那一章(McHarg,1969,pp.79~93)。为了保护“谷底”免于开发,近一半的地区为绿道—绿色空间网络所覆盖。该规划成果类似于刘易斯的“环境廊道”计划。

  麻省大学在欧文•祖伯(Ervin Zube)的领导下,非常积极地参与景观规划项目和研究。笔者经常与祖伯合作(Zube等,1975;Fábos,1979,见第9章)。1970年,笔者牵头开展了一个名为METLAND的新研究,取自大都市区景观之意。该项目的研究目的是确定在增长最快的大都市区各种类型开发的土地利用适宜性,项目因此而得名METLAND,指的是大都市景观。该项目组定量评价的结果常常与麦克哈格团队不谋而合。其主要的区别是,麦克哈格团队主要使用通常所说的“景观法”,而METLAND团队的研究更多是基于“参数法”。景观法是基于“基本景观属性,如地形、土壤以及植被”(Fábos,1974,pp.158~164,和Mabbutt,1968,pp.15~21),而参数法更加量化,“允许使用无数的变量,更有一致性,可以进行比较,还能使用电脑进行评价。”(Fábos,1979,p.165)。

  在1970年到2000年的美国,METLAND项目组的研究在景观设计师中也许是持续时间最长的,研究成果丰厚,并且系统地在国际上传播开来,为景观设计师做出土地利用决策提供了工具。

  1.4 绿道运动的命名,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

  查理斯•莱托认为是已故的威廉•H.怀特(William H. White)首次使用了绿道这个词。他是一位杰出的环境主义作家,1959年他在城市土地研究所出版的专著《保卫美国城市开放空间》中创造并使用了该词。

  20世纪80年代还发生了两起重要事件,极大地推动了绿道运动的传播。其一,总统委员会在《美国户外报告》(1987)中极力提倡“畅想未来:有生命的绿道网络……为人们在居住地附近提供进入开放空间的机会,在美国大地上连接城区和郊区……像巨大的环流系统一样串联起城市与乡村 ”(总统委员会,1987,p.209)。“绿道”一词见于总统委员会的报告,表明其支持态度。而且,委员会将河流网络描述成一个“有生命的绿道网络”,说明委员会认识到一个事实:河流边缘就是水和陆地相接的部分;绿道确实保护了水质,使其免于工业、城市,以及农业污染。

  其二,查理斯•莱托的代表作《美国的绿道》出版(Little,1990)。该书提供了全面的视角,并简要总结了16个绿道项目,是优秀的绿道规划启蒙书。但是它最重要的影响也许是对于绿道规划工作的宣传。

  1.5 国际绿道运动的开端以及绿道资料

  作者认为绿道规划和实施的发展在美国所有的规划和设计活动中是最快的。自20世纪80年代绿道得名以来,国内外、州内以及区域绿道会议上数以千计的项目报告可以证明这一点。但相关的绿道出版物却寥寥无几。下面对绿道文献的简单回顾总结了美国的绿道文献的现状,对出版物稀缺的状况作出了解释,并分析了可能的原因。

  1.5.1现有绿道文献

  可得的绿道文献至少可以分为4种:1)书籍和杂志文章,2)博士学位论文,3)项目报告,4)世界各地的网络信息。

  一般认为,对作者来说,书籍和期刊文章是最理想的出版形式,其评审也比其他出版物更为严格。而且,这些出版物在主要的图书馆也可以找到。过去10年出版的该种类型绿道文献,笔者只找到6本,分别是:查理斯•莱托(Charles Little)(1990)的开山之作《美国的绿道》;D.S.史密斯(D.S. Smith)和P.赫尔姆德(P. Hellmund)(1993)的《绿道生态学》;弗林克(Flink)和斯尔恩(Searns)(1993)的《绿道:规划、设计和开发指南》;法伯斯和埃亨的《绿道:国际运动的开端》(1996);瑞安(Ryan)和凯瑟(Kathy)(2001)的《21世纪的步道:多用途步道规划、设计和管理手册》以及由环球皮科特出版社(Globe Pequot Press)出版的“铁轨变步道”自然保护协会的《1000条铁轨变步道:案例全编》。

  有趣的是,其中至少有3本书只注重绿道的一两个方面,只有两本书全面地看待绿道。史密斯和赫尔姆德的书如同书名所说,关注绿道的生态学。但是,在第5章中大卫•科尔适当地提及游憩功能。这一章的标题是“游憩与自然保护冲突最小化”。有两本书主要关注步道,一本从环境角度,另一本只是对“铁轨变步道”保护协会的成果展示。

  这6本书中,莱托(1990)、弗林克和斯尔恩(1993)以及法伯斯和埃亨(1996)的3本书对绿道的定义更为全面。把这几本书归为一组,是因为它们都认识到了绿道重要的自然保护、游憩和历史/文化价值。本文的主要案例也基于相似的内涵丰富的绿道概念。

  博士学位论文也同样值得尊重,因为每篇论文都通过了一组专家的审核,与期刊论文相似。作者至今只寻到3篇关于绿道的博士论文。一是路易斯•里贝罗(Luis Ribeiro)(1998)的《文化景观和场所的独特性》,主要研究对里斯本大都市区的一个遗产网络的文化景观进行的保护。第二篇是J. 埃亨(2002)的《绿道作为战略景观规划:理论和应用》。按照埃亨的理论,绿道应该是一种战略景观规划。后者的作者还是上述一本书的合编者。还有一篇博士论文是安•C.卢斯克(Ann C. Lusk)(2002)的《绿道准则:决定美国多种廊道目的地的距离、特征以及对人类需求的满足》。

  有关绿道的会议论文自1997年开始激增。笔者发现在4个国内和国际会议中介绍绿道发表绿道论文的人至少可以分为5班人马。1997年第一次在葡萄牙举行的“环境挑战”国际会议发表了J.法伯斯和M.格罗斯(M.Gross)的《从流域管理到绿道规划》(Fábos等,1999a,b),以及《绿道规划对文化与自然的平衡》(Ryan等,2001)。IFLA会议则收录了两篇论文(Fábos,2001;Arslan M.,Erdogan E.,2001)。

  4个国际绿道会议的有关信息也没有被忽略。其中两个是由非政府组织“铁轨变步道”保护协会组织的,一次是1998年,一次是1999年,题为“联通”。在这些会议中有很多杰出的绿道方面的发言人,然而遗憾的是,没有公布任何会议记录。另外两个国际会议在欧洲举行,1998年在意大利米兰,2001年在葡萄牙科英布拉。这些会议收录的论文只发放到与会者手里,并没有在会议记录中体现出来。作者希望并预计在未来的10年中,绿道规划者们将意识到在这场重要运动中记录和发表作品的重要性。在过去的10年里,除了这些国内会议,在美国和欧洲还有无数的州内会议。

  《绿道项目报告》在国家、州和地方层面对公共机构以及非政府组织公开发表。还有很多公共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参与到区域研究中(如南密歇根的绿道远景规划)。该规划由“铁轨变步道”保护协会和22家机构协作完成。这些报告大多数印数很少,并且只发给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中感兴趣的人员,从图书馆无法获得,因此并不在可得资料范围内。

  世界各地的网络绿道文献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网站里。这种趋势非常鼓舞人心。新的媒体为有意关注的人们提供了项目信息,各种报告、会议内容,以及最重要的,全球交换信息和想法的可能。现在,研究搜集到5种网站,是致力于绿道规划、设计和管理的。分别是:

  (1)高校研究项目/中心。新英格兰绿道联合会于2000年成立。该网站是为其成员建立,有4种类型的信息,包括:新英格兰绿道远景规划;联合会成员之间分享现况的通讯;年会的记录;麻省大学景观设计与区域规划系业已完成的主打项目。

  (2)美国联邦政府内务部国家公园管理局网站。这是美国内务部提供的卓越服务。新英格兰绿道联合会研究员杰西卡•艾伦专门搜索类似文献。她发现国家公园服务中心提供了5份列表,其中两份是针对河流和步道,http://www.ncrc.nps.gov/programs/rtca/index.htmlhttp://www.attra.org/guide/rtca.htm。前者定义了河流和步道计划并描述了现在能做到的对不同种类的保护援助。后者列表描述了国家公园管理局的河流和步道保护支援措施。国家公园管理局也开始了绿道规划、实施和管理。为大峡谷国家公园而建的大峡谷绿道是最值得注目的(http://www.nps.gov/grca/greenway)。

  (3)非政府组织。有3个非政府组织在过去10年的绿道运动中也举足轻重:保护基金、“铁轨变步道”自然保护协会,以及公共土地信托机构。保护基金在网站(http://www.trailsandgreenways.org)上描述了该组织的任务和目标、绿道定义,并列出最近和现行的绿道项目。网站还列举和描述了他们提供技术支持的文字出版物以及所提供的信息资源。“铁轨变步道”保护协会的网站提供了关于步道和绿道的最新消息,包括基金信息以及发展援助,还列出了10多种技术支持项目。公共土地信托的网站(http://www.tpl.org)描述了迈阿密河的绿道项目、其历史、规划目标、社区参与,以及其他的绿道项目。

  (4)州政府。虽然大多数州政府都参与了绿道规划,但是在美国只有两个州——佛罗里达和马里兰有他们自己的绿道运动网站。其中,佛罗里达州政府的绿道网站(http://www.dep.state.fl.us/gwt/)内容更为丰富。网站介绍了佛罗里达对绿道和步道的远景,描述了发展绿道和步道的建议和战略,还有一些公众和土地所有者的留言对其进行完善。绿道和步道系统包括:多用步道、越野自行车道、骑马道、划船路线、登山道以及生态敏感保护区。马里兰绿道网站(http://www.dnv.state.md.us/greenways/)描述了州内绿道系统,包括沿河步道、溪流、山脊线,以及废弃铁路线,还有人类尚未涉足的植物廊道。马里兰绿道系统拥有多种功能,包括水质保护、野生生物生态保护区、线性游憩区、还有必须包含缓冲植被的自然的或者人工开发的步道。到2002年,马里兰已经有超过2 400km的保护廊道,其中1 000km是游憩步道。

  (5)城市/自治市网站。在市一级层面上,纽约城市自行车系统是唯一能够找到的网站(http://www.ci. nyc.ny.us/html/bike/gp.html)。纽约绿道规划于1993年公布,包括一个沿自然和人工空间的非机动车道(如铁路和高速公路保留地、河流廊道、滨水区、公园用地)以及必须的城市街道。规划还连接了长岛、新泽西、纽约州北部、康涅狄格州,并通向联结了从缅因州到佛罗里达的东海岸绿道。一旦这个雄心勃勃的城市绿道规划实施,纽约城将有近560km的非机动景观道。这些交通会提高所有人的游憩机会,尤其有益于单车族、步行者以及慢跑族。

  网络上的文献资料说明,该技术为绿道规划者提供了非常有用的资源以及很多绝妙的点子,值得在世界各地推广。以下部分论文将描述一个连接美国大型绿色空间的国家规划。研究范围是美国南部的18个州。

  2 方法论构建

  在描述方法论之前,要先给出规划中绿道的定义。据文献记载,绿道主要分3种类型,并且越来越多地在总体的绿道系统或网络中交叠:

  (1)重要的生态廊道和自然系统;
  (2)游憩绿道,多临水、临径、临景;
  (3)具有历史遗产和文化价值的绿道(Fábos,1996,p.5)

  为了结合众部门、非盈利组织、项目组的提议,整合现有绿道,使绿道更为全面完整,在该案例中应用的方法包括了5个简单步骤。

  第一步:研究并绘制所有现存绿道和绿色空间,包括登山线路以及为生态保护、休闲、历史价值而保留的铁路线。
  第二步:研究并绘制所有将会增加上述3种绿道和绿色空间的规划建议。
  第三步:在全美层次上联结每种类型的绿道。
  第四步:为自然保护、休闲和历史/文化资源保护、登山线路以及铁路线路分别进行单一目标的规划。
  第五步:进行综合的绿道远景规划,整合所有现存以及将要规划的绿道或绿色空间,并提供其长度和面积的具体数据。

  3 美国绿道及绿色空间规划

  美国的绿道规划实为完善已故的沃伦•曼宁(Warren Manning)1923年之作—曾经在《景观设计学杂志》上刊登的《国家规划》(pp.1~24)。规划的目的在于,激励景观设计师寻求绿道规划的机会,并加入发展迅猛的绿道运动。

  支持该规划的动力有三:首先,1999年的《新英格兰绿道远景规划》为国家尺度的规划铺平了道路。同年,该项目组对《土地》杂志的编辑比尔•威尔士(Bill Welsh)表达了他们对于国家绿道规划的兴趣(Welsh, 1999, p.4)。其次,林恩•E. 米勒(Lynn E. Miller)将20世纪20年代景观设计师沃伦•曼宁前瞻性的国家规划重新介绍和刊登出来(1999,11,P.58)。最后,2000年春,作为绿道研讨会的一部分,笔者特意回顾了美国联邦政府的杰出贡献。上个世纪,这个国家三分之一的景观是政府相关部门的规划和管理成果。综上所述,一个全面综合的国家绿色空间和绿道规划已初见端倪。

  然而,面临的挑战是没有任何专项资金支持这个设想,景观设计和区域规划部门只为研究生团队提供了电脑设备、场地和办公用品。

  3.1美国概览

  研究范围仅为美国本土,不包含阿拉斯加和夏威夷。48个州的土地面积为7 825 155 Km2,其中国有面积约为2 600 000 Km2(《国家地理》,1992,P.20),不过大部分国有土地位于西部山区的落基山脉和喀斯喀特山脉。这样壮观的山脉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美国还拥有绵延数千千米的东、西海岸的海岸线,以及墨西哥湾和五大湖。而作为绿道骨架的河流系统亦广博辽阔,主要河流数以百计。总统委员会关于绿道网络的报告称其为“巨大的环流系统”(1987)。另外,美国有超过256 000km废弃的铁路,现在19 000km以上已经转换成步道,其他也有转换潜力,如此将会在全美形成一个巨大的铁轨步道网络。所有这些资源使得美国有机会创造广阔而高质量的国家绿道和绿色空间网络。

  3.2 美国绿道规划的应用

  首先,项目组研究并绘制了联邦政府预先留出的绿色空间和绿道,接着简洁扼要地研究并绘制了政府和一些主要非政府组织的规划提案,最后寻找最明显的缺漏,按照上述定义查漏补缺。美国绿道规划意在补全缺漏,那些缺漏即尚未包含在国家绿道和绿色空间系统内的河流或支流,以及海湖的岸线。

  3.2.1 现存绿道和绿色空间

  在美国内务部(USDI)国家公园管理局的体系中,现存的国家绿道有3种名称,即风景步道,历史步道和千年步道。其中有些步道具有双重身份(如历史步道和千年步道)。我们将保护分为两种:总体保护的地区,即作为国家公园和野生保护区管理的地方;以及部分保护的地区,包括内务部土地管理局和农业部森林服务中心管辖的公共土地。土地管理局允许农户在一定的准则下放牧,因此这些地区称为“部分保护地区”。

  3.2.2 现有绿道和绿色空间规划方案

  项目组研究了近年来一个政府项目和两个非政府组织提议的绿道方案。如果这些方案得以实施,将会为步道系统增加50 000km的长度(Ernst等,2000)。政府项目由克林顿总统提出,他指定14条河流为美国遗产河流。克林顿政府的目的是,在内务部国家公园服务中心进行评估后,确定美国所有具有重要历史和遗产价值的河流。然而,新的共和党政府并不拥护克林顿总统的计划。布什在位期间,令人兴奋的遗产河流的设想前景不明。虽然这个设想被暂时搁置,历史表明了这种类型的设想在将来更有利的政治气候中可能再次浮出水面。

  非政府组织“铁轨变步道”协会的前主席大卫•伯韦尔(David Burwell)提出了另一种设想,实施的可能性更高。伯韦尔的想法是在全美建立长约36 000km的国家重要步道联网。按他的设想,这种州以及区域的步道网络会类似于联结美国各地的国家高速公路系统。

  第三个为加固保护美国大陆绿色空间的方案,由“野地项目”提出的。该项针对北美大陆的提案得到了《大陆保护》(Soulé 等,1999)一书的大力宣传,提倡建立区域保护区网络。该团队希望能建立生物保护区,在区域甚至整个大陆内恢复生物多样性。最重要的是,他们期望能够通过在核心区实行“自然优先”的方式影响大约二分之一国土的土地利用决策(Soulé and Terborgh,pp. 99~128)。既然美国西部土地权属多数为国有,“野地项目”在全国各地选取了额外的3亿hm2土地进行有效保护,以达到“大陆保护目标”。

  笔者认为“国家野地项目”非常概念化,在提交决策者之前需要更加深入和具体的工作。但是该方案的重要性在于它是由非常权威的科学团队设计,并得到了关注环境的基金会资助。应加大宣传力度,以影响联邦政府的政策和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

  3.2.3 麻省大学的绿道方案

  国家绿道和绿色空间系统最明显的缺陷就是对于美国的大河缺乏保护。既然人类活动已经影响了这些大河上百年,那么就需要对其拥有的文化价值就进行估量。其次,需要提供并实施规划,对具有重要文化和自然价值的地区进行保护。该提案的最大贡献就是,在克林顿总统提出需评估确定其遗产价值的14条遗产河流以外划定了78条河流廊道。我们假设这些河流可能具有国家级的重要价值,应将其纳入国家绿道和绿色空间系统。我们相信,该规划将显著地加强自然保护:保持水质的同时连接野生生物的生境、增加嬉水几率;保护和恢复美国河流历史遗产。项目组不仅实现了对全美范围主要河流、海岸线的评估,还另外划定了与克林顿政府于1998年7月30日遗产河流计划中提议的那些河流级别相当的78条河。除了划定遗产,还应该研究类似于《麻省河流保护法》(1996年条例的258章)的国家法例,此举对于国家具有潜在的价值。应该评估这一法案,也许美国可以颁布一个适当的河流保护法。我们对于国家规划最重要的补充就是通过增加90 000km的河流廊道来建立一个绿道网络。预计这种绿道网络的实施只能够在联邦政府、州政府、市政府以及私人包括非政府组织的通力合作下才能完成。详细的规划和实施过程可能历时100多年。该设想对1987年的《总统委员会美国户外运动报告》中的提案进行了补充。该报告提出建立“一个有生命的绿道网络,为人们(以及野生生物)在居住地附近提供进入开放空间的机会,像巨大的环流系统一样串联起整个美国”(总统委员会,1987,P.102)。另外,麻省大学项目组认识到一个国家规划同样应当为广大的海岸资源进行规划。但是,由于资金和时间的限制,该研究尚未涉及到。

3090733_4.jpg

  4 讨论与结论

  该文首先讨论了美国绿道规划的历史,接着描述了“美国绿道和绿色空间”的国家规划。

  最后,绿道有至少3种以上的益处。第一,绿道保护敏感的自然生态系统:主要是沿河流、海岸以及山脊线;绿道维护生物多样性并为野生动物迁移提供通道。第二,绿道网络在大都市区内和郊区为人们提供了大量的游憩机会,可以步行、爬山、骑自行车、游泳、划船,以及其他户外休闲活动。第三,绿道网络为人们提供重要的历史遗产和文化价值,大多数绿道沿河流或海岸分布,这些地区或廊道有将近90%是遗产和文化资源所在地(Dawson,1995;Lewis,1964)。美国绿道规划设想了多功能绿道,并在沿河和海岸边发现了许多相同的共生资源。因此,这一规划为大尺度的国家和区域绿道规划提供了思路。



上一篇:城市“绿道”建设探讨——以滕州绿道建设为例
下一篇:关于绿道概念和设计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 · 绿道|主题: 42, 订阅: 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作者专栏

赞助商产品展示

十年专注:园林人交流平台

园林学习网

景观设计联盟

全国服务热线:

400-8599-515

服务理念:分享创造未来

运营中心:镇江市润州区南徐大道101号

邮编:212004 Email:admin#ylwhy.com

Copyright   ©2015-2016  园林学习网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景观设计培训  sitemap.php sitemap.xml sitemap_utf8.php sitemap_utf8.xml